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
法律服务
机构简介
Introduce
/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成立于1996年3月,秉承“团结、诚信、专业、高效”的服务理念,坚持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规范化的发展方向,经过19年的发展,现已成为湘潭市规模最大、执业律师最多、办公条件最好的大型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律所先后荣膺本地区唯一“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湖南省国有企业改革法律服务优秀单位”等诸多荣誉称号,是政府认定的湘潭市法律服务行业唯一 “湖南省中小企业核心服务机构”,是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的企业破产管理人、各大商业银行认定的案件办理人及湘潭市国资委法律服务认定的备选机构,是中共湘潭市委常委在政法系统确定的唯一一家创先争优联系点。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律所现有执业律师及工作人员60余人,大部分律师的执业时间均已经超过10年。自主拥有的1600平方米本市行业内最大的现代化办公场所,位于湘潭市中心商务区,毗邻市委、市政府等国家机关,律师事务所采用了多功能、无纸化电子办公系统。长期以来,律师事务所推行规模化的发展,为律所的团队化服务、律师的专业化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在湘晋所内形成了一支知识结构合理、专业分工齐全、专业特长突出的律师队伍,能够满足客户全方位的、各方面的法律服务需求。湘晋所长期坚持的“团队服务、主办负责”的服务模式,能够充分集合团队的力量,发挥律所的资源优势,发扬律师个人的专业特长,为客户提供专业、高效的法律服务。湘晋所也是本地区唯一能承办涉外法律事务的律师事务所。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注重社会资源的整合,与湘潭大学等多家知名大专院校建立了良好的战略合作关系;与政府部门、政法系统建立了良好的沟通渠道;与国内多家顶尖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税务师事务所、司法鉴定机构、资产评估事务所等专业性服务机构建立了紧密的业务协作关系,与多家行业协会、商会、金融保险机构、信用担保机构、投资机构建立了信息互通与资源共享平台,同时与电视、电台、报纸、网络等多家主流新闻传媒机构建立了媒体宣传平台;受政府委托承办的湘潭市中小企业法律服务平台得到市经信委、市地方金融证券办等政府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通过多个平台的搭建,湘晋所已逐渐构建起了一个多功能立体服务网络。

服务项目
Project
/
荣誉资质
Honor
/
  • 湘晋所荣获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
  • 湘晋所荣获湖南省优秀律师事务所
服务案例
Case
/
  • 风险代理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与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执行案(文永康律师办理)
  • 判决生效后7次仅执行回1/6的货款,本所律师代理后找到新的角度执行回剩余货款本金利息470多万元案情简介: 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欠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货款520多万元,因拖欠时间较长,2003年5月,湖南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决定采取风险办案方式委托湘潭某律师事务所办理,湘潭某律师事务所代理后,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湘潭市中院于2003年12月25日作出了(2003)潭中民二初字第004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在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偿还湖南铁合金货款5201817.99元,赔偿愈期付款利息948421.50元,合计6150239.49。判决生效后,湘潭市中院先后七次到当地执行,至2005年7月,仅执行回款1050000元。湖南铁合金对湘潭某律师事务所的代理不满,决定终止其委托代理关系,委托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同样采取风险办案的方式代理此案。代理情况: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文永康律师接受代理后,经调查发现该案已错过了最佳执行时间,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在该案的执行期间,一部分进行了变卖,另一部分被其他法院拍卖转让,而其余全部固定资产已出租。眼看执行走入了死胡同,湘晋律师事务所向湖南铁合金理出了新的执行方案,一是鉴于湘潭市中院执行力度不够,向湘潭市中院提出该案指定湘乡市法院执行局执行,湘潭市中院同意;二是寻找新的执行主体,经调查发现,贵阳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的资产主要由贵阳汇力和贵阳汇诚两个公司租赁,而这两个租赁的公司均系贵阳特钢公司工会成立的两个独立法人单位。鉴于此我们向湘乡市法院执行局提出了追查贵阳汇力和贵阳汇诚两家公司的注册资金来源,经过调查发现贵阳汇诚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中有480万元是贵阳特钢公司的货款,湘潭市法院依据所掌握的证据及时追加贵阳汇诚公司为本案的被执行人,并扣划其帐户存款480万元。这样除执行回本金410多万元外,还执行利息近70万元。该案基本上取得了圆满成功。
  • 风险代理湘潭电业局清收湖南江南机器集团陈欠电费1100万元案(文永康律师办理)
  • -----在江南机器厂分立破产前夕,通过非诉讼成功收回陈欠电费800万元案情简介: 江南机器厂于2000年前欠湘潭电业局陈欠电费1100多万元,按照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总公司的要求准备实施分立破产,而分别成立江南机器集团有限公司。在此情况下,引起湘潭电业局的高度重视,并向湘潭的多家律师事务所发出了风险办案的招标邀请。结果其他律师事务所因不能接受全风险办案的条件没有接受,湘潭电业局决定委托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代理。代理情况: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文永康律师接受委托后,立即投入代理工作,一边到湖南省工商局调出江南机器厂和江南机器集团公司的工商档案,一边立即与江南机器集团进行接触,此时,律师发现江南机器厂正在作出破产方案,并决定将陈欠电费1200万元全部留在江南机器厂作为破产债权处理。承办律师了解这一情况后,根据所掌握的工商档案资料,立即向江南机器集团有限公司发出了律师函,并提出了分立破产对陈欠电费处理的法律意见,经过多次协调,最终达成了给付800万元,其他300万元作为破产债权处理的协议;并将未列入破产的800万元全部收回。通过非诉讼取得了成功。
  • 风险代理湘潭江麓起重机械有限公司与十六冶公司买卖合同货款案(文永康、郭新纪律师办理)
  • -----在中国有色十六冶即将破产前夕,通过债权转让方式成功收回全部欠款案情简介:2004年10月,本所接受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第十六冶金建设公司(以下简称十六冶)长沙会展中心项目部张和新和湘潭江麓起重机械有限公司的委托,本所指派文永康、郭新纪律师具体承办,清收两家债权人对十六冶的债权。债权总额为297万。十六冶当时企业生产经营停顿,靠收取管理费维持日常运转,根本无力偿还这笔债权。且企业有申请破产的动念。一旦十六冶进入破产程序,两家债权人的债权极有可能落空,情况相当危急,本所经与两家债权人协商,采用风险代理方式承办此案,即在未收回款项时委托人不支付任何费用,一切办案的诉讼费用、差旅费用、代理费用等委托人不承担,收回款项后再按收回金额支付律师代理费。并且本所还垫付12万用于支付委托人张和新应交十六冶的管理费用。长沙国际会展中心每年一度金鹰电视艺术节举办地玻璃幕墙工程由深圳金粤幕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承揽,金粤公司将该工程部分分包给十六冶,十六冶成立了长沙会展中心工程项目部,张和新任项目经理,工程实行项目经理负责制,项目部制作玻璃幕墙的钢结构由湘潭江麓起重机械有限公司承揽。由于金粤公司与十六冶由合作合同,项目部(张和新)和起重公司与金粤公司没有直接合同关系。因此,张和新和起重公司只能直接找十六冶催收债权,十六冶再找金粤公司催收债权。代理情况:鉴于上述案情,承办律师文永康、郭新纪建议债权转让,将十六冶对金粤公司的债权转让给两委托人。毕竟金粤公司是上市公司中金岭南的全资子公司,偿债能力较有保障。但债权转让必须取得十六冶的同意,十六冶转让债权的前提是张和新必须先交清应交管理费12万元,而此时张和新因垫资承建工程,没有流动资金。在这种情况下,律师所同意借给张和新12万元,最终债权转让协议得以达成。事实证明,促成债权转让,是本案关键性、决定性的一个重要环节。因为在债权转让协议签订后8个月,十六冶进入宣告破产程序。如果当时没有债权转让,则委托人的债权只能作破产债权申报,一旦破产几乎没有清偿,债权完全落空。债权转让通知书以特快专递方式送达,并办理了邮寄送达公证。债权固定后,关键是金粤公司如何偿还债务的问题。承办律师针对金粤公司是上市公司的子公司,有较好的偿债能力,以及金粤公司不愿诉讼的意思,承办律师找到金粤公司总经理,晓之以理,并在还款期限上稍作让步,最终与金粤公司达成按协议、按比例偿还委托人款项。还款协议达成后,金粤公司开始按月偿付委托人债权。在还款协议履行中,金粤有延付的情况,承办律师多次到深圳催促,使还款协议得以继续履行,在金粤公司连续三个月不付款的情况下,由于在还款协议中曾约定任何一方违约,守约方都可在当地起诉。承办律师在本地起诉并立案,最终金粤公司要求委托人撤诉并一次性全部付清余款,这一结果,正是当时承办律师和委托人所要的结果,委托人和承办律师欣然接受。本案通过承办律师全方位的运作、精心操作,在债权人297万债权可能为零的情况下,起死回生,最终297万债权全部收回,得到了委托人高度的赞许,这也是本案成功用几乎非诉讼方式收回全部债权的成功案例。节约了当事人的催款成本,降低了当事人催款风险,节约了催款时间避免诉讼方式漫长时间过程,提高了当事人资金利用率,维持了债权人债务人之间融洽的合作关系。
  • 为湘潭液压机械有限公司解散、清算提供专项法律服务(文永康、郭新纪律师办理)
  • ---公司按章程解散、律师提出破产清算方案意见 湘潭市液压机械有限公司经股东大会表决,决定公司解散,公司聘请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文永康、郭新纪律师为企业解散清算提供法律服务。受聘律所将为该企业解散清算提供全程、全方位法律服务,受聘律师文永康、郭新纪将为企业解散清算提供企业解散流程,召开股东大会通过相关方案和决定(企业解散决定、资产处置方案、债权债务清算方案、股东权益分配方案等)一系列法律服务,直至办公企业工商注销登记。该起清算案是本所承办的一起非诉讼案件,涉及资产标的近千万元。律师参与企业解散清算,能确保清算工作有序、合法进行,规避、防范法律风险,降低清算成本,缩短清算时间,有力维护企业和股东的合法权益。代理湘潭城郊置业有限公司与湘潭某酒店租赁合同纠纷案(文波律师办理)经法院判决收回代理方被拖欠的租金及违约金14035元,并由被告承担案件诉讼费用案情简介2006年3月16日,湘潭城郊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郊公司”)与湘潭某酒店签订《门面租赁合同》,城郊公司将其所有的位于熙春路与泗洲路交汇处的总面积为1492平方米的1-11号门面租赁给湘潭某酒店经营使用,约定租赁期限为五年,租金为每年每平方米20元,由湘潭某酒店于每年的8月1日向城郊公司付清,另外合同还对违约责任等作了约定。 2006年4月6日,城郊公司与湘潭某酒店股东之一朱某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城郊公司将其所有的7-11号五个门面转让给朱某,同时将另外的1-6号六个门面转让给刘某等六人。刘某等六人与城郊公司签订《委托租赁合同》,委托城郊公司对该六个门面统一管理、统一租赁。 2007年8月1日,湘潭某酒店未按《门面租赁合同》履行交付租金义务,城郊公司于2007年9月3日起诉到法院。代理情况本所接受委托后,文波律师向湘潭某酒店发出《律师函》,告知其违约即将承担的法律后果。但湘潭某酒店接收此函后,并没有履行付款义务。案件起诉到法院后,文波律师采取灵活的诉讼策略,经过开庭审理,一审法院判决:一、解除城郊公司与湘潭某酒店签订的门面租赁合同中1-6号六个门面合同。湘潭某酒店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腾空场地交还城郊公司;二、湘潭某酒店承担违约金14035元;三、湘潭某酒店自2007年8月1日至腾出场地止的租金,按月租金11696元计算,不足一个月按一个月计算。这起历时半年多,因门面租赁合同产生的纠纷案件,最终以湘晋所文波律师代理的原告方胜诉结案。
  • 代理佳力资源(湘潭)实业有限公司诉杭州光园耐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王湘屏、文波律师办理)
  • 湘潭仲裁委员会裁决光园公司赔偿佳力公司经济损失123万元后和解结案案情简介2007年5月8日,佳力资源(湘潭)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力公司)与杭州光园耐磨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园公司)签订了一份《工业品买卖合同》,由佳力公司向光园公司提供1000吨镍铁,产品规格型号Ni≧5%,单价3000元每吨,预付金额1500万元。合同还约定如下内容:交货时间为2007年5月31日前;合同签订后需方首批付款300万元,后续款项陆续于2007年5月25日付清,款到发货。争议的解决方式: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申请供方所在地仲裁;本合同有效期限:2007年5月8日至2007年6月8日。合同签订后,光园公司如期首付了300万货款,佳力公司立即组织货源,积极准备履行合同,并于2007年5月14日发出180吨、价值280万元左右的镍铁到需方指定地点。之后由于镍铁市场行情急剧下跌,光园公司未遵照合同约定在2007年5月25日前承付余款1200万元,也未及时提取剩余的820吨镍铁。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佳力公司多次主动与光园公司联系,要求其继续履行合同。但光园公司对佳力公司的要求置之不理,还要求退还300万元首付款的余款部分,对佳力公司的损失只字未提。终因双方观点差距甚远协商不成。代理情况 对于此次纠纷的解决,佳力公司领导从交易习惯的角度认为市场行情的突变谁也无法掌控,合同无法履行,光园公司主观上并无恶意,基本同意将300万元的余款部分按合同价格交付货物,双方互不追究责任。我所作为佳力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在将该案委托给本所律师处理后,律师则从法律层面提出截然不同的观点:民事合同不以主观是否存在过错为判断标准,只要有违约行为,就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此案纠纷的原因是光园公司没有按合同约定按期付款,没有履行合同约定的现行义务,导致佳力公司有权拒绝履行后行交货义务。因此,佳力公司拒发剩余的820吨镍铁时合理合法的。介于光园公司存在严重的违约行为,不能按时提取存货,给佳力公司因货物市场价格下滑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此损失可以依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追究光园公司的违约责任。律师的观点给佳力公司确定了决策的目标。2007年12月18日,佳力公司向湘潭仲裁委员会提起了买卖合同纠纷仲裁申请,正式启动法律程序,以解决双方悬而未决的矛盾。湘潭仲裁委员会在尊重事实和法律的前提下,力求法律的公正,做到不偏不倚。既保护佳力公司的合法权益,又维护光园公司的合理抗辩。在多轮调解不成的情况下,于2008年3月31 日作出《(2008)潭仲裁字第1号裁决书》:裁决光园公司赔偿佳力公司经济损失123万元。裁决书生效后,为保证以后裁决能切实执行到位,律师立即申请法院到被申请人银行采取了冻帐的财产保全措施,冻结了被申请人银行存款200多万元,为后来仲裁的执行和和解做了有利的前期工作。 同时,律师为了促进社会和谐,贯彻构建“和谐型社会”的精神,避免过激的诉讼行为导致争议双方矛盾进一步恶化,征得佳力公司同意,主动与光园公司取得联系,听取对方对裁决内容的意见。光园公司对律师的此种做法非常感动,也对湘潭仲裁委员会的公平、公正的办案作风、水平给予了高度评价。光园公司认为裁决赔偿的数额与实际情况相比有点偏高,希望佳力公司在和解中作出高风格的让步。律师迅速与佳力公司反馈了上述意见,认真分析了案件的执行效果及难度,最终促成佳力公司和光园公司在实体上达成了一致的和解意见,赔偿佳力公司损失94万元。光园公司在协议签订后的当天就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至此,该案得到完全解决,双方当事人都对结果十分满意。回顾整个案件,该案之所以圆满解决,一方面离不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法律关系明确,律师的扎实工作作风和高超办案技巧,对法律知识的全面了解和精湛运用.另一方面离不开律师从“社会和谐”的高度处理问题、化解矛盾、解决纠纷的眼界。作为律师,职业道德要求你竭尽全力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作为一名法律人,肩负维护社会和谐的社会责任,彻底化解矛盾,定纷止争,使争议双方“化干戈为玉帛”,才是当代中国律师在构建和谐社会进程中的最高价值所在。
  • 代理刘艳、肖红星诉湘潭市房产管理局、湘潭高新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商品房预售许可证颁证纠纷案(文波、陈优律师办理)
  • ---原告不具备主体资格,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案情简介:2003年5月6日,刘艳与湘潭高高新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新公司)签订商品房购销合同,2003年5月19日,湘潭市房产管理局(以下简称市房管局)向高新公司颁发了预许字(2003)第8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2004年该商品房竣工交付使用。2006年底刘艳、肖红星发现发给他们的国土证的土地性质为国有划拨土地。刘艳、肖红星认为市房管局作为商品房预售行政许可的法定行政部门,违法向不具备条件(没有依法交付全部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没有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没有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高新公司颁发商品房预售许可证,遂于2007年1月23日向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市房管局颁发的预许字(2003)第8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是违法行政,予以撤销,并由被告承担本案一切诉讼费用。刘艳、肖红星在诉状中列高新公司为第三人。代理情况: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接受高新公司的委托,指派文波和陈优律师作为高新公司的代理人参加办案的诉讼活动。接受委托后,我们立即开展了证据收集工作,通过收集证据,我们发现:第一,该案所涉的商品房在立项时就被定性为经济适用房,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经济适用房的建设用地是国家无偿划拨的,建设成本中不包含土地出让金,刘艳、肖红星在购买该商品房时的价格也是低于当时的市场价的。第二,该商品房所在小区是高新公司与原湘纺资金启动筹备组合作开发的项目,原湘纺资金启动筹备组享有该商品房所在区域的土地使用权,也依法取得了该项目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第三,该商品房已于2004年4月竣工交付使用。第四,刘艳、肖红星与高新公司签订合同在前,市房管局颁发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在后。在认真分析案件证据材料的情况下,我们向法院提出了如下答辩和代理意见,并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所有证据材料:一、刘艳、肖红星与高新公司签订合同在前,市房管局颁发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在后,该颁发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具体行政行为对刘艳、肖红星与高新公司签订商品房购销合同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未造成影响,刘艳、肖红星不具备原告的主体资格。二、退一步而言,即使刘艳、肖红星具备原告的主体资格,刘艳、肖红星的起诉也已经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丧失了请求司法救济的权利,依法应予以驳回其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根据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行政机关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诉权或起诉期限,且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又知道或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的,其寻求司法救济的最长保护期限为从其知道或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2年。具体到本案来看,原告刘艳、肖红星是2003年5月6日依据预许字(2003)第8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与湘潭高新房产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书(见〈〈行政起诉状〉〉),这说明原告刘艳、肖红星在签订商品房习卖合同时就已经知道了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因此,2003年5月6日即为原告刘艳、肖红星的起诉期限的计算起点,此期限至2005年5月5日即告终止,但是原告刘艳、肖红星直到2007年1月23日才向法院提起诉讼,显然已经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丧失了请求司法救济的权利,故应依法驳回其起诉。三、原告刘艳、肖红星的起诉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1、根据湘潭市政府有关部门的批文,原告刘艳、肖红星购买的商品房的性质为经济适用房,而经济适用房也是商品房的一种,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具有保障性质的政策性商品房。经济适用房的建设用地是国家无偿划拨的,因此,原告刘艳、肖红星取得的国土证是划拨土地证并不违法,湘潭市房产管理局和湘潭高新房产公司也就没有侵犯原告刘艳、肖红星的合法权益。2、原告刘艳、肖红星起诉的另一理由是湘潭高新房产公司在申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时没有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实早在2003年3月27日,原湘纺资金启动筹备组(该项目的合作开发方)就已经取得了该项目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且湘纺1998年就已经拥有了兴江花苑所在地的土地使用权,因此,原告刘艳、肖红星的这一理由根本不能成立。3、原告刘艳、肖红星购买的商品房(经济适用房)是原湘纺资金启动筹备组根据省纺织集团的批复,与湘潭高新房产公司合作开发用于安置本单位职工的,由于是在划拨土地上开发的,建设成本中就不包括土地出让金,房价也是低于当时的市场价的,因此发给原告刘艳、肖红星的国土证是划拨土地证并无不当,对双方当事人也是公平的。原告刘艳、肖红星如需将国土证转为出让土地证,自行向政府补缴出让金即可。四、本案所涉房屋已于2004年4月竣工验收交付使用,湘潭市房产管理局颁发的预许字(2003)第8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期限已经届满,已不具有可撤销性。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刘艳、肖红星的起诉。判决结果: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以刘艳、肖红星与高新公司签订合同在前,市房管局颁发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在后,该颁发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具体行政行为对刘艳、肖红星与高新公司签订商品房购销合同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未造成影响,刘艳、肖红星系主体资格不服为由裁定驳回刘艳、肖红星的起诉。一审判决后,刘艳、肖红星不服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一审裁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刘艳、肖红星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遂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 代理湖北葛洲坝第八工程公司与张素坤、赵建华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陈优律师办理)
  • ---判决被告八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案情简介:湖北葛洲坝第八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八公司)在湘潭承包了长株潭防洪景观昭山段防洪土建工程,之后八公司将其中的土方工程项目分包给荷塘土石方工程队,荷塘土石方工程队又与龙旭云、吴桂梅签订了土石方运输合同,运送土石方的汽车队是由龙旭云、吴桂梅负责组织和管理,龙月恒受雇于该汽车队,负责土石方运输,车牌号为湘k31542,登记车主为邱爱民。该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娄底分公司涟源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购买了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责任限额为5万元。2006年5月23日9时40分许,龙月恒驾驶湘K31542大货车运送土石方由长沙沿107国道往湘潭方向返回施工工地,在行至1658km+100m处,与相对正常行驶的由陈田庚驾驶的湘k23382小车相撞,造成陈田庚和车上乘员邓国俊当场身亡,龙月恒弃车逃逸。事故发生后,湘潭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岳塘大队依法做出事故责任认定:龙月恒负全部责任,陈田庚和邓国俊无责任。 2006年8月4日,死者陈田庚和邓国俊的妻子张素坤、赵建华分别向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七被告龙月恒、邱爱民、荷塘土石方工程队、八公司、保险公司、龙旭云、吴桂梅(后两者是诉讼过程中法院依原告申请追加的被告)共同赔偿两原告损失256259.76元和157458.10元,并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代理情况:八公司非常重视,专门派了一位副总来潭督办此事。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陈优律师接受八公司的委托后,依法查阅了本案的案卷材料,并调取了有关证据材料。在充分了解本案的情况后,向八公司的这位副总详细汇报了对本案的责任承担分析,并据此初步确定了代理思路:1、本案的发生是由于龙月恒的不当驾驶行为引起,因此龙月恒应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2、由龙旭云、吴桂梅负责组织和管理的汽车队又与龙月恒形成了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解释,该汽车队应对龙月恒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造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但由于该汽车队无独立民事责任能力,其民事责任应由龙旭云、吴桂梅承担。3、保险公司在限额内承担事故赔偿责任。4、邱爱民亦将该车转让给龙月恒,无法实际控制车辆,也未从该车的运营中获取收入,依法不承担民事责任。5、八公司和荷塘土石方工程队作为该工程的分包方和承包方,工程分包合法,该事故的发生与八公司和荷塘土石方工程队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两单位依法也不承担民事责任。在庭审过程中,我们依法向法庭发表了上述观点和看法,最后法院判决:张素坤、赵建华因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190545.50元、147458.10元,由保险公司各支付19750元,余额由龙旭云、吴桂梅赔偿,龙月恒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八公司、荷塘土石方工程队、邱爱民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
  • 代理佳力公司与张大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王湘屏、张矛律师办理)
  • 案情简介:2004年7月31日晚上8时许,张大春驾驶两摩途径湘潭锰矿冶炼厂5号高炉附近铁路旁的水泥路通道时,被原湘潭锰矿设置的横在该通道的升降铁栏杆撞到,造成重伤。出事地是佳力公司租赁湘潭锰矿的场地。2004年1月,湘鹤电解公司为生产需要,与佳力公司协商后使用该通道。湘鹤电解公司在使用该升降铁栏杆时,无专人管理,且该铁栏杆上的红白标志不明显,无警示灯,无路灯,未封闭。张大春与2004年10月8日向湘潭市雨湖区法院起诉,要求湘鹤电解公司与佳力公司赔偿8万元。同年11月22日,张大春变更诉讼请求为18万元。代理情况:接受佳力公司的委托后,我们通过找有关人员调查了解,掌握了本案的基本情况,并据此向法院陈述了我们的意见,1、佳力公司不是该通道的使用者和管理者,对张大春的损害不承担民事责任;2、张大春钻小路绕过门卫进入厂区,自身即存在主观上的严重过错,应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雨湖区法院审理后于2005年8月15日做出一审判决,佳力公司在本案中承担次要责任,赔偿张大春24513.41元。佳力公司不服一审判决,继续委托我们为代理人向湘潭中院提起上诉。湘潭中院终审认为,佳力公司作为承租人,对借用出去的事故场地仍有管理、监督义务,在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其适当地履行了相应的管理、监督义务,存在过错,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2年报全省优秀案例之---
  • 株洲粤盛资产投资商务管理有限公司诉湘潭顺意投资管理商务有限公司等 债权转让合同无效案
  •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 陈优 一、案情简介:2000年4月18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长沙办事处(以下简称“华融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营业部签订《呆账贷款债权转让协议》,华融公司受让了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营业部剥离的136户不良债权,2000年10月12日,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营业部在湖南日报上公告了上述债权转让协议。2003年6月17日,华融公司在华融网上发布了资产处置公示,2003年7月30日,华融公司与湖南杰邦投资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邦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上述136户中的95户不良债权转让给了杰邦公司,并在长沙晚报上公告了债权转让协议。2005年5月23日。杰邦公司与湘潭顺意投资管理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潭顺意公司”)签订《贷款债权转让协议》,将上述95户中的68户长沙地区贷款债权转让给了湘潭顺意公司并进行了公告。2008年12月15日湘潭顺意公司将上述68户债权转让给了株洲和堂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和堂公司”),2009年3月24日,株洲和堂公司、株洲粤盛资产投资商务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粤盛公司”)与湘潭顺意公司协议将68户债权的受让人由株洲和堂公司变更为株洲粤盛公司,同日株洲粤盛公司与湘潭顺意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合同》,株洲粤盛公司受让了68户不良债权,转让价款为70万元,株洲和堂公司于2008年12月16日已向湘潭顺意公司给付50万元转让款,剩余20万元由株洲粤盛公司负责支付,彭xx、朱xx提供担保,株洲粤盛公司、彭xx、朱xx于2009年3月24日出具了《承诺书》(担保书)。2009年3月18日株洲粤盛公司向株洲和堂公司偿还50万元。2009年3月24日,株洲粤盛公司在湖南日报上公告了债权转让及催收公告,并支付了15600元公告费。二、律师承办过程:2009年8月18日,湘潭顺意公司向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株洲粤盛公司支付余款20万元(以下简称“159号案”)。159号案一审开庭后,株洲粤盛公司于2010年2月2日找到我们,我们经认真、仔细分析株洲粤盛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发现可以从债权转让合同是否有效为解决问题切入点。湘潭顺意公司转让给株洲粤盛公司的68户贷款债权中有两笔债权的担保人为国家机关,分别是望城县格塘乡财政所和浏阳市沿溪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法发(2009)19号〕(以下简称《座谈会纪要》)的有关规定,该债权转让合同系无效合同,《承诺书》是《债权转让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从合同也无效。株洲粤盛公司不仅不需要支付余款20万元给湘潭顺意公司,而且还可以向湘潭顺意公司主张返还转让款50万元、公告费15600元及赔偿相应利息损失。株洲粤盛公司听取了我们的意见,办理委托手续后,于2010年2月4日向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2009年3月24日与湘潭顺意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无效;确认2009年3月24日原告向被告湘潭顺意公司出具的《承诺书》(担保书)无效;湘潭顺意公司退还转让款50万元、公告费15600元,并赔偿原告利息损失5万元,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于当日受理了该案(以下简称“38号案”)。2010年2月8日,我们代株洲粤盛公司向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申请中止审理159号案,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随后裁定中止审理159号案。在审理过程中,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依法追加杰邦公司、华融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2010年10月18日,38号案开庭审理。湘潭顺意公司辩称:株洲粤盛公司与湘潭顺意公司签订的合同合法有效,湘潭顺意公司已经如约履行,株洲粤盛公司没有履行其相应义务;株洲粤盛公司属于无理缠诉,按合同约定,株洲粤盛公司已经放弃了就该债权包的一切诉权,起诉是为了逃避向湘潭顺意公司支付20万元转让款的债务。杰邦公司未应诉、未答辩。华融公司辩称:1、华融公司从中国工商银行湖南省分行营业部受让涉案债权以及处置该债权是依照法定程序和国家政策进行的,是有效转让、有效的处置; 2、涉案债权仅从表面上看来涉及担保人为国家机关,它实际上并不构成《座谈会纪要》规定的不良债权转让合同无效情形,法院不能简单地认定涉案债权转让合同无效,一旦涉案债权转让合同被认定无效,必然造成社会经济秩序的紊乱。本案中有两笔债权的担保人为国家机关,分别为望城县格塘乡财政所和浏阳市沿溪人民政府,但债权人对担保人望城县格塘乡财政所的诉讼时效已过,担保人免责,而浏阳市沿溪人民政府实际上不是担保人。我国法律规定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如果这两笔债权的担保人是国家机关,那么担保合同是无效的,但是担保合同只是从合同,担保合同无效不会导致主债权合同无效。华融公司转让债权后,所得到的价款已经上缴国家财政,若果涉案债权被确认无效,那么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和社会经济秩序的紊乱。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理由:1、我国《合同法》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担保法明文规定国家机关不得为保证人。本案中,在湘潭顺意公司转让给株洲粤盛公司的长沙地区68户贷款债权中,有两笔债权的担保人为国家机关。所以,《债权转让合同》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应确认无效。因合同无效,合同条款失去约束力,湘潭顺意公司辩称载明了株洲粤盛公司放弃抗辩权与追索权的第六条第三款也失去效力。在本案中有权以“诉讼时效届满”进行抗辩的是债务人或担保人,债权受让人不是适格的抗辩主体。而且诉讼时效届满消灭的是胜诉权而非起诉权。在本案中债权受让人仍然可以向作为担保人的国家机关主张权利。株洲粤盛公司是以《债权转让合同》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请求宣告无效,人民法院审查的内容是合同是否具有违法的情形,而不是合同中的每笔债权是否能实现,债权人能否向债务人、担保人追偿及债权能否实现均不能影响债权包违法的性质。2、交易中的债权包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只要其中一项债权出现了无效情形,整个债权包都应认定为无效。《承诺书》是《债权转让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从合同也无效。另外,根据《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华融公司与杰邦公司于2003年7月30日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和杰邦公司与湘潭顺意公司于2005年5月23日签订的《贷款债权转让协议》均确认无效。3、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故湘潭顺意公司应当返还株洲粤盛公司已经支付的50万元债权转让款。公告债权转让协议费用的承担既无合同的约定,又无交易习惯参照,根据公平原则,酌定株洲粤盛公司与湘潭顺意公司各承担一半。 根据《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受让人要求转让人赔偿利息损失,只能以受让人实际支付的价金为限。参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确定湘潭顺意公司应赔偿株洲粤盛公司利息损失22125元。承办结果:2010年11月15日,湘潭市雨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一、确认华融公司与杰邦公司于2003年7月30日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无效;二、确认杰邦公司与湘潭顺意公司于2005年5月23日签订的《贷款债权转让协议》无效;三、确认湘潭顺意公司与株洲粤盛公司于2009年3月24日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无效;四、确认株洲粤盛公司、彭润阳、朱灿光于2009年3月24日向湘潭顺意公司出具的《承诺书》(担保书)无效;五、湘潭顺意公司向株洲粤盛公司返还转让款50万元、公告费7800元,另赔偿株洲粤盛公司利息损失22125元;一审判决后,湘潭顺意公司和华融公司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1、一审法院参照《座谈会纪要》的有关规定,确认《债权转让合同》无效,并依据合同法相关规定判令湘潭顺意公司返还株洲粤盛公司转让款、赔偿相应利息损失并无不当。2、在湘潭顺意公司向一审法院另案起诉株洲粤盛公司的起诉状中,湘潭顺意公司自认株洲粤盛公司已支付其50万元转让款。故湘潭顺意公司提出的株洲粤盛公司只支付其20万元转让款的理由不能成立。3、根据《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债务人或担保人为国家机关金融不良资产转让合同无效,以整体资产包的形式转让不良债权中出现单笔或数笔债权无效情形的,该资产包债权转让合同全部无效。华融公司提出其与杰邦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合法有效的理由不能成立。同时,《座谈会纪要》的的内容和精神适用于发布之后尚在一审或者二审阶段的涉及最初转让方为国有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通过债权转让方式处置不良资产形成的相关案件。一审法院根据该《座谈会纪要》的相关规定追加华融公司和杰邦公司为诉讼当事人并无不当,故华融公司提出一审违背《合同法》和《座谈会纪要》的理由不能成立。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9月14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湘潭顺意公司和华融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律师解说本案从湘潭顺意公司起诉株洲粤盛公司索要债权转让合同余款20万元开始,到二审终结维持湘潭顺意公司返还株洲粤盛公司转让款50万元的一审判决止,前后历时两年有余,时间不可谓不长。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承办律师为了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恪尽职守,兢兢业业。株洲粤盛公司找到我们的时候,已经是穷途末路,心急如焚。湘潭顺意公司起诉株洲粤盛公司时,债权转让合同已经实际履行,支付余款似乎已成必然。但我们认真梳理案件材料后,发现湘潭顺意公司转让的资产包里存在两笔债权的担保人是国家机关,根据2009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该债权转让合同属于无效合同,株洲粤盛公司如果想赢下这场官司,另行起诉请求确认债权转让合同无效无疑是最佳方案和切入点。如果这一请求能得到法院的支持,株洲粤盛公司不但不需要支付湘潭顺意公司债权转让合同余款20万元,而且还可以要回已经支付的50万元,完全是一箭双雕之良计。案件经过一、二审法院的审理,判决结果与我们当初的判断丝毫不差,株洲粤盛公司对我们对案件的准确判断和良好的法律服务也是盛赞有加,我们也算是不负其重托,很好地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Information
机构信息
 
机构名称:
湖南湘晋律师事务所
机构性质:
社会团体
所属行业:
其他未列明服务业
所在地址:
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 芙蓉路46号晶都公馆A栋9层
公司网址:
http://www.xt148.com/
Contact
联系方式
 
联系人:
李*** (请登录后查看)
话:
136***0
真:
箱:
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